2007年4月5日 星期四

一回事兩回事

4月3號那一天是試賣日,4月2日跨到4月3日一夜沒睡,作階段性的收尾,至少整個空間的調整一個小小的基礎大致上都定調了,是個實驗性質的空間所以放進了很大的靈活度(我也不喜歡被定型),可以作很多的變化不過現在的基調是以cafe'的發生與運轉來作為這整個空間的運作的第一個階段。整個空間是切出了三塊(有的界線是隱形的),一個是gallery,一個是cafe',一個是studio。基本上這個空間的發生也可以算是我自己的一個小project,一個藝術家要如何使用與運作一個空間、並且在裡頭作生存(或者另外延伸說:作存在;然而這又是另外一回事),已經不是謝德慶的年代了(我覺得他的那個行為與觀念已經是個永遠了吧),他已經被收編了,不過我要的不是那樣,而且其實也並不能作比較的吧,完全是、兩回事。

4月3號那一天是試賣日,我並還沒有正式對外作宣傳、原因在於、cafe'的部份的menu還在搞、所以、會進來的大致上都是認識的朋友,因為cafe'的部份的menu還沒搞好,所以、真的有order了什麼、就「隨便你喊個價吧」就是這樣,不過4/5今天menu會搞好,所以、之後就沒有隨便你喊個價的、一回事。

4月3號那一天是試賣日,到下午我便就用手機繞了一圈紀錄了這個階段性的空間的影像。我覺得我自己真的很不會說話,或者、便可以就讓以下的這些只是局部暫時紀錄的影像來讓語言靜靜地發生吧。那一天後來下午又飄雨了,綿軟地在飄著的細微雨像有淡白色的很薄的薄霧在外面,我整個人看得都失神了,人車都安靜地在移動著,我一個人,然後只剩下Starker的無伴奏大提琴了,在這個空間的裡面與外面。一回事兩回事。

4月3號那一天是試賣日,4月3號之前,一個老好朋友的出現、以及與她的一幫朋友(包括她的男朋友)的協助(催逼(哈/乾笑)),臨門一腳。我真的非常感謝他/她們,舊認識的、新認識的、我感謝你/妳們。

(以下影像的之文字說明,有空就會補上,去搞menu了)













































4 則留言:

engman 提到...

整個看起來很棒,下去新竹會順道拜訪你。

di 提到...

別再說什麼謝不謝的了,我們是三劍客呀!而且,跟p比起來,我其實沒幫上什麼忙(愧咎中...)
ㄟ,你怎麼沒給招財龜來張特寫咧?
很想去喝一杯,但公婆要來,還在大掃除中...
昨天一天,洗衣機都沒停過,什麼桌巾,抹布...都洗一遍,偏偏天氣糟得很,連除濕機也沒法休息。
萬一沒地方去,我帶他們去你那喝一杯喔!

Wen Ching Yi 提到...

To di:
招財龜一直在窩在那個水槽的裡頭不出來,這幾天天氣都在大放寒,還又下雨,現在就又在下雨了,我在聽Damien Rice。(我有預感明天天氣就又要大好了)

我拍它可能人家會以為我們怎有一個椰子殼閒置在那邊放到都生苔綠了還捨不得丟掉(而且它還會潛默移動)。它真的有椰子殼大,忘了是誰Angel還是p說的。哇哈哈哈。

不論是什忙,都是幫忙;不管是大忙還是小忙,都是一個心意,這個空間有很多的心意在裡頭,滿滿的。看著Damien Rice的歌聲在這個空間裡頭迴盪,整個feel就真的是蕩氣迴腸啊。

看到你說公婆來什麼都沒停,看了大笑,我第一就想到三毛(本來在沙漠呆的好好的(還是迦那利群島、忘了))(好像是過什節(忘了))跟荷西回馬德里,一團大忙,神經發條亂轉亂跳,哇哈哈哈。

都可以。來我當然是大排檔款待的啦。嘿嘿。(其他人來也是的啦)

witz 提到...

對啦對啦我就是那個執行催逼還外加說教的人喔(哼我明明是個貴婦命,我的工作內容應該只有為招財龜命名為阿古就好,結果…我變成工頭一枚)。

一直談戀愛沒進入家庭的我,應該算是咖啡館達人吧。所以,我可以再點巧克力牛奶嗎?(怎麼覺得自己這樣說,好像蠟筆小新之類的,一點達人的說服力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