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4日 星期五

關於代當

20071112

(首先,以下是2007年12月還來不及丟出來的、給大家的話)



給大家的話:

說這些給大家的話的同時,我一個人、在代當,已經快兩點了、又是一個半深夜,背後正放著香水的電影原聲帶,整個空間的情調與氛圍、充滿了空曠而強烈的戲劇性,非常的魔幻與迷離──我最近的心情、思緒、生活也充滿著強烈的戲劇性:因為著經營代當碰到階段性的困難,於是思考代當的存續去留,12月中旬之後半段的這些日子,來來去去很多人、客人、朋友、好朋友、小天使,許許多多的話語、想法、建議、嘆息、難過、可惜、失望、加油、支持、傾巢而出,我都非常非常的感動與感謝在心,12月中旬之後半段的這些日子,我也在人性的弱點、負面的不安、害怕、恐懼、焦慮的情緒之中、反反覆覆、來回擺盪,非常非常的難熬。

目前我依然是自己一個人在獨立經營著代當,這個在大新竹地區或許是少見的擁有高度藝術質感、人文與設計的空間氛圍交合揉雜、並且、附帶美好飲食的複合式經營的藝術家空間,從2007年的4月、5月6月7月8月9月10月11月到12月,半年多以來的代當幾經調整、變更與改善,也跟著大家同時經驗著整個台灣政經環境相對應的起落與變化,絕大多數的人會覺得日子越來越難過,然而還是得好好活下去,代當也是,我自己也是。

很多人會問為何取名叫作代當,對於我,簡單來說,其實也不過就是個當代字面的倒過來。其實左邊看過來右邊看過去都可以,當代、代當,也可以是個很平常的語言的遊戲。或許還可以更進一步來說,代當意欲展開呈現的、其實是個觀念或者概念,它是可以比較趨近非常態的、畸態的或者異常的,逆向思考的或者另外延伸一些其他比如說創意或發想與執行之類的,代當整個賣的其實就是個觀念或者概念。過去半年多以來,撐起代當初步發展態勢的、是比較右派類布爾喬亞偽菁英階級、甚至是黏貼著布赫迪厄(Pierre Bourdieu)之後的奇怪品味、延伸而出的經營模型,代當有當然基本的運作經費的壓力,然而所以它可以完全獨立;支撐代當運轉的經費來源、佔比較大的其一當然就是Café的外緣營收,其二就是當代藝術課程的教學收入;而另外作品的收入我過去多年不近藝術圈的結果以至於當然影響著現在我自己作品在藝術市場的動態與流向。

朱天文說張愛玲的天才是、因為她有話要說,朱天文自己也是。今天逛書店看到說硬一點兒好的藝術流氓陳朝和(已經掛了)的書,我自己也不知該說什麼好。我沒有話要說,然而,至少可以、以比較具備藝術徵狀的展現形式來紀錄我自己的內我、對應著這個世界的反應,儘管常常面對著這個世界的時候,我常常覺得、我無話可說,或者、我沒有話要說。然而,為何必須通過以具備藝術徵狀的展現形式來呈現我對這個世界的反應呢,我想,或許那便是可以讓我繼續存活下去的一個奇怪天才的終極的理由吧。我沒有其他可以作得更好的了。香水的電影原聲帶還在放送著重覆可以不斷repeat下去,葛奴乙也在徐四金奇妙虛構的悲劇寓言故事之中,因為著嗅覺的天才而瘋狂地、不斷地活起來又被推向邊緣地死去、不斷地活起來又被推向邊緣地死去。因為不知道該作什麼工作才好,於是我便發生出來了代當,較早之前,我在關於代當的詮釋文本敘述之中便提過:代當終究還是我的工作室啊,沒錯,在代當,我除了以Café的外緣營收、與當代藝術課程的教學收入來支撐代當運轉的經費、以及我的生活基本支出之外,在代當,我還有個核心的必須動作,就是靈活的、以變化多端的具備藝術徵狀的展現形式,來呈現面對這個奇怪世界的反應,以及說、我沒有話要說。然而、通過以具備藝術徵狀的展現形式來呈現我對這個世界的反應,其實也可以是一個有話要說的狀態。

儘管代當終究還是我的工作室啊,然而還是得好好活下去,所以,2008年的代當會更強化Café營運的內容比重與營業時間,而公休日則安排為星期日,另外營業時間會常態固定在下午2點到晚上11點。OK,好啦,Yeah!Yeah!Yeah!,2008年全新的代當,請大家繼續多多支持與愛用啊,謝謝大家!

代當/惹內

4 則留言:

小月 提到...

難得出現那麼長的文章
這麼長久以來一直支撐著代當真是辛苦你了
儘管未來的一年我會來不及參與代當的改變
但希望你,還有代當
努力的 存在著

di 提到...

一直牽牽掛掛沒能撥空去瞧瞧...
高興你決定繼續,這真是2008年的好兆頭啊~
11:00就開店真好,我就有機會利用中午溜去給你探探班囉~

Michael 提到...

加油!
中午的時候 下台中時經過你們店
(當然是在高速公路上 望向你們店的方向)
在想說 你在不在
很開心 你的決定
希望有機會 再去拜訪你
月底的見面會
你能來嗎

匿名 提到...

幾個月前...
一群書店的同事一起去代當的那個午後
新竹的風與陽光,代當的咖啡香以及色彩
讓我第一次,在一個藝文咖啡空間中
可以真正的感覺輕鬆愉快.